• 2014-11-03

    搬家了 - [記事]

    从前一直喂的小鱼儿们不见了,惊觉有新况——本来12年也是写过日志的,结果现在竟只能看到11年的了。所谓审核到底是什么东西呢。尽管很久不来了,不过照这个情况看似乎在这里写了也可能被删,加上自己和3年前的确有一些不同了,寻找新的住处也挺make sense。于是就此别过了,以文字的样子存下来的青春年少的自己。

     

  • 2011-11-21

    小情调 - [記事]

     

     

    收到如此长的豆邮有些惊讶,一年多了吧,看样子多愁善感轻易变不了。

    最近说忙也忙,说闲也闲。周围没有发生很多事情,因此感触不是很多,日志也就少了。

    在对未来的不安和疑问上,我也在泥潭里胡乱滚着,并不比你优雅多少。到底是站起来跳出泥潭把自己洗干净,还是滚出自己的样子,还是达到某些其他的状态才算是成功我也很想弄清楚。“它们其实都是成功,只是不同”这样的想法我曾经一直认为是正确的,但最近发现其实只是自己在逃避问题。的确,世界上有许多不同的成功标准,但这不代表可以随意选择。我相信一个人必定能够找到一个自己的标准。然而在泥潭里乱打滚有乱打滚的快乐,所以并不是所有人都有摆脱这个状态的动机⋯⋯比如说我。能够在幸福的生活里感受到不安和疑惑其实可以带来一定程度上的优越感,于是我们很容易沉溺在自己的惆怅小情绪里不愿出来,也直接导致了我们在潜意识上抗拒面对表面上正在努力解决的问题。

    小情小调浪漫,它认识问题,却不解决问题。生活的无望不是所有人都能够看到,看见了未必能说出来,承认了未必有想法反驳,而有了造反之心不等于有造反之决心。就是这样,惆怅是只是第一步而已,不过再初级它也是一步。

     

     

  • 2011-11-03

    Rose - [心。呢喃]



    A rose pined for Fall pined away with love.

    Winter came, stormed, and nipped her.

    She primped one last time before the opalescent white,

    And turned scarlet.